<strong id="9rc79"><pre id="9rc79"></pre></strong>
  • <em id="9rc79"></em>

    <rp id="9rc79"><object id="9rc79"><input id="9rc79"></input></object></rp>
  • <em id="9rc79"><acronym id="9rc79"></acronym></em>
  • <tbody id="9rc79"><pre id="9rc79"></pre></tbody>

    <em id="9rc79"></em>

    <button id="9rc79"></button>
    <em id="9rc79"></em>

      貝人貝語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貝說未休 > 貝人貝語
      貝館貝藏貝人貝語漁夫與貝學螺裝貝
      “貝殼紅”緣結蔡教授(上)
      來源:深圳貝殼紅實業有限公司 時間:2017-08-09點擊數:載入中...

        2017年6月16日,翁戎先生偕同“貝殼紅”伙伴們分別奔赴廣西防城港和北海,開啟了“貝殼紅中國沿海貝景”采編之旅,這距離“貝殼紅”成立僅僅一月之余。

        6月的中國南部沿海,廣東中部艷陽高照,一省之隔,廣西西南部卻細雨紛紛,“貝殼紅”夜、晨兩臨防城港四大海洋生物造型場館、分赴北海海底世界和海洋之窗、共賞南珠博物館的奇珍異寶、玩轉北部灣南珠魂城雕廣場和百年老街……

      防城港四大海洋生物造型場館

        稍感遺憾的是,路上接到北海貝雕博物館臨閉館,需要等些時日再開放通知;應可彌補的是,今年年底 “貝殼紅”再聚欽州“蠔情節”時,會再訪北海貝雕博物館!


        翁戎先生思維活躍尤為敏捷,在廣西之行旅途中,致電廣東海洋大學水生生物博物館館長勞贊教授,說明行程,誠意表達北海之行收尾,想轉道湛江,拜會勞教授、參訪水生生物博物館。熱情和藹的勞教授在電話里立即答復并熱情邀請了翁戎先生,于是“貝殼紅”一行四人6月18日下午抵達了湛江,先行參訪了坐落在湛江霞山區寬廣美麗、綠意盈然的人民大道的南珠文化館。想要更全面了解南珠文化就必定要深入到東湛江,西北海,“貝殼紅”這次走北海南珠博物館、訪湛江南珠文化館,應是國人為尋訪中國南珠文化,第一次兩日奔波數百里跨越廣西廣東兩省!

      北海南珠宮博物館??



      ? ?湛江南珠文化館

        上述行程,“貝殼紅”伙伴們所采編文章,似花團錦簇,已爭相綻放,敬請諸君關注貝殼紅微信公眾號共賞!

        18日晚間,翁戎先生在其下榻的濱海附近賓館致電勞贊教授,勞教授接通電話后連連對翁戎先生說;“你們來的太巧、太幸運了?!币驗椴逃喞辖淌谧蛱煺脧膹V州回湛江小住,他正準備給蔡教授電話,爭取征得他的同意,明天帶翁戎先生他們拜會他老人家!

        翁戎先生通電話時欣喜萬分,掛電話時卻忐忑不安,心想這位被譽為中國“海貝之父”(引述之《海貝之夢——蔡英亞先生和他的海貝們》)和“中國采集貝殼第一人”(引述之《向前者學習,以完善自我之校友訪談——對蔡英亞教授的訪談》),國內貝類專家、廣東海洋大學一代名師的蔡英亞老教授,愿意接見他這樣一位普通的貝殼文化、貝類生物愛好者嗎?

        (補記:本月5日,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有幸在深圳與蔡教授夫婦再次見面,出于對網絡信息的謹慎和對蔡教授操守的更為尊重,翁戎先生與蔡教授夫婦確認有關“海貝之父”、“中國采集貝殼第一人”稱譽,蔡教授夫婦非常謙虛地連聲否認!并一再提及他的尊師張璽教授,認為張璽教授作為中國貝類研究鼻祖就實至名歸了。)

      張璽教授

        很快地,僅幾分鐘后,勞教授回電說:明天早上八點半,到蔡老教授家拜會他,并且已提前被許可屆時參觀、欣賞他珍藏半個世紀的貝類“寶貝們”!

        翁戎先生興奮之余,感謝、感恩、感嘆、欽佩、期待……

        次日早上八點,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早早候在賓館門口等候老贊勞教授。尊敬的勞贊館長勞教授按照約定時間開車前來,短暫寒暄,彼此再次感嘆如此巧合、有緣之后,他們很快就到了蔡教授家門口。

        在這個普遍、老舊的小區里,樓與樓還顯寬闊的空地-綠地-走廊之處,勞教授看了一下表,8:15分!勞教授說,守時就是對師者、長者的首要尊敬,我們再等十分鐘再去按門鈴吧!

        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相視一下,深感勞教授的尊師重道,何等寶貴!多么值得“貝殼紅”同仁們、伙伴們的學習和仿效啊!

        8:25分,勞教授招呼一聲,他們走進對面住宅樓單元,勞教授輕敲了門…

        厚重、輕朗的長者聲音飄出門外,寬臉、壯實的蔡英亞老教授和他的夫人曾阿姨出現在他們面前!

      蔡教授

        已86歲的蔡英亞老教授,本名蔡耀國,1931年9月出生,福建建甌人氏,1956年畢業于上海水產學院(現上海水產大學)養殖生物系,后到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進修學習貝類學;曾先后在廈門集美水產??茖W校(現廈門海洋職業技術學院)、湛江水產學院(現廣東海洋大學)執教40多年;專攻海洋生物學和水產養殖學領域,多年來一直活躍在貝類生物研究領域,至今未停息,教學上主講貝類課程、研究上主攻貝類生物和養殖,且都有諸多專業論著;曾在90年代末,先后到訪泰國和加拿大并參與貝類相關科研合作,1992年10月起,蔡教授開始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2009年更被聘為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學術顧問;退休前,他還是廣東海洋大學水生生物博物館的創建人和首任館長、館長(1991年-2004年)、名譽館長(直到他78歲完全退休為止,蔡教授按年齡退休后被校方返聘10多年!)、中國貝類學會理事……

        他們走進蔡教授的家,爽朗的老教授、和藹的曾阿姨、窗明幾凈的家,讓人如沐春風,更讓人驚嘆地是:展柜四壁立,貝殼分外明!

        這里,非常感謝勞教授言簡意賅的幾句話就把翁戎先生和同事介紹給蔡教授夫婦,并抓緊時間和機會為大家切入話題、拍攝合影。勞教授因還要趕回廣東海洋大學去上班,故與蔡教授夫婦寒暄一會就先回校了。

        越到當日與蔡教授分別之時,越到撰寫此文時,翁戎先生心里更清楚:若非勞教授是蔡教授的得意門生、得力助手、交心同事、一生師友,翁戎先生和同事豈能如此得蔡教授夫婦當日的特別恩寵?

      蔡教授、勞教授和我(中間:蔡教授,右邊:勞教授)

        雖然翁戎先生之前讀過幾篇有關對蔡老的訪記,蔡老待人確實可親、可敬,但當日所遇、所得則非同一般待遇。

        勞贊館長勞教授離開蔡老家后,一邊是翁戎先生與蔡老邊看貝殼邊聊,一邊是翁戎先生的同事與曾阿姨邊拍照邊聊。

        蔡老對他倆說,他的貝殼、貝類藏品這只是一處,如果他倆看完這處,想看另一處,他會再帶他倆過去,翁戎先生和他的同事連聲說好,這樣的恩寵和美事,豈能辜負和錯過!

        (溫馨提示:重點來了,愛好貝殼的小伙伴千萬不要錯過,下篇,蔡教授將帶翁戎先生及同事參觀他一生的“貝殼珍寶”。)

        ——“貝殼紅”翁戎先生湛江拜會蔡英亞老教授記

      • 貝殼工藝品的文化價值

        大多數旅游貝殼工藝品的價值都是觀賞價值,一方面是因為購買者在乎它的紀念意義而舍不得使用,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貝殼工藝品的質量大多比較低劣,產品脆弱到未使用幾次就可能產生損壞。但是,旅游作為一種休閑生活方式,受眾的品位一般較高,對產品的品質尤為看重,且多作為一種不俗的饋贈物品。

        ______
        UPDATE:2021.11.27MORE >
      • 淺述貝殼工藝品的制作工藝和文化價值

        貝殼工藝品軟體動物的外套膜, 具有一種特殊的腺細胞, 其分泌物可形成保護身體柔軟部分的鈣化物, 稱為貝殼, 將多個貝殼通過人工組合粘成各種形狀的藝術品叫做貝殼工藝品。

        ______
        UPDATE:2021.11.27MORE >
      WOhZG6Imkj6Ifo47n2m+ImupE8TQYNE6scru6778+16HiOcWBHJhJJw5Qv3yTCcT6AwK4E+gE7OynUnRZCHTZdvZ0ccaXT1SuVsUOrA66rWnH8mW3WU0nkqgrxh1rxs8